专访褚一斌:我不想躺在家族产业上混下去

2018-02-12 20:14:41 来源: 网易财经
0
分享到:
T + -

(原标题:专访褚一斌:我不想躺在家族产业上混下去)

1月17日,在褚时健褚橙庄园,褚一斌为父亲举办了90岁生日会。当天的另一件大事是,由褚一斌牵头组建的云南褚氏果业股份有限公司宣布成立,公司由褚时健出任董事长,褚一斌担任总经理。按照当时媒体报道以及此后马静芬向网易财经亲承,这一天,儿子褚一斌被正式确定为褚橙产业接班人。

从旅居海外的商业人士到云南深山里的农民,身份的转变是否能让褚一斌适应?新老两代共持家业,在产品种植、企业管理上难免存在观念差异,双方如何化解分歧,儿子又从父亲身上学到了哪些东西?作为一名经过现代商业理念洗礼的海归,褚一斌如何利用现代公司治理机制管理传统家族企业,又如何看待时下流行的资本与创业的密切融合?

围绕这些外界关注的问题,褚一斌接受了网易财经的独家专访。

以下为访谈实录:

我不想混下去,要自己做出点东西

网易财经:今年1月,褚老正式宣布,由您接手褚橙的主要产业,外界将此解读为,您成了褚橙的接班人。

褚一斌:嗯,这就看怎么理解了。父亲跟母亲用了十几年时间,把我们的老基地做出一个品牌来,现阶段我们这个家庭按照父母的一些设想,各人搞一块。在这个过程当中,激发大家的动力,各人去创造自己的事业,从这一方面来讲是一个好事,大家都得到锻炼。

但是总的来说,(上述举措)在品牌管理、企业结构上,对消费者来讲有一些不清晰的地方,对企业的长远发展也不利。因此父亲在2017年做出决定,由我把老基地这一块接下,2018年(开始)运作、管理都交给我。

网易财经:在1月17日褚老的90岁生日会上,成立了褚氏果业股份有限公司,由褚老出任董事长,您担任总经理。但褚老已经90岁高龄了,而且已经指定您为接班人了,为什么还要让他继续出山,而不是由您独当一面呢?

褚一斌:(褚氏果业)公司设立以后,我正式跟父亲提出这个要求,由他来担任董事长。当时父亲很高兴,接受了。

说实话当时我也很欣慰,这解决了两个方面的问题:一方面,是父亲从2002年、2003年开始创业,我们说是他第四次还是第五次创业,虽然事情是做出来了,但从法律上来说,他一直没有一个法定的身份,这是我们的一个遗憾,是(褚橙)这个产业的一个缺憾。现在我们正式做一个(公司),那天在会上我也讲了,90岁的老人家,再一次起步,再一次面对一个新的结构,担任这个新公司的董事长。

对于他来讲,90岁了,可以告一段落,完全能交代过去了,有辉煌的一生。但是今天任这个董事长,又是一个新的起步。当时父亲在那个会上也提到一句,作为我们这个家庭产业的一个升级,他来任这个董事长。我觉得这种勇气,对我们是一个激励,要把前辈已经创立的一个产业继续经营好。

另一方面,从我自己来讲,我也不想躺倒在这个产业上,就是说好像依赖着那么一个基础混下去,我还是希望能再做出一点东西。

父亲不是天才,只是做事更专注

网易财经:在工作的具体执行过程中,您和褚老会存在分歧吗,遇到这种情况时怎么处理?

褚一斌:分歧嘛,在重大问题上分歧不多,当然也会有一些。但是我个人是这样,自己觉得对的,我会坚持。从做事的角度来讲,早晚有一天我们得自己做自己的事,而且过去的几十年也是我自己在做,按照我自己的意愿决策去做我自己的事。

一件事情的对与错,不管是老师也好,前辈也好,结论完全由他给你下,错了以后你也不知道,至少感触不会那么深。一个人不可能一辈子永远都是对的,但是在错误当中寻找正确,我觉得这才是一个真正解决问题的方法。

如果你身边永远都有一个老师,这个老师告诉你一二三四五,你就一二三四五;但哪一天老师突然不跟你讲了,那你就完了。所以自己的决策对与错,还是要自己去面对。当然,有一个好的老师,对自己来讲错误的可能性会少一些,但是自己还是得去体验这个过程。

网易财经:您从父亲身上学到最多的东西是什么?

褚一斌:有两个方面:一个是农业这个产业本身;另一个是老父亲做事的一个特点,我觉得最重要的就是“专注”。

在我的经历中,做实业的经历不多。过去我们在搞投资时,或者在一些发展变化比较快的市场比如深圳,要求你急速判断。特别是做投资,要关注点多,然后通过面上的整体管理,收缩在一两个点上的聚焦。

一直到50岁左右,我才开始总结这个问题。有时候一个人选择太多的时候,哪怕你是一个天才,也会给自己制造很多错误的可能性,因为你的精力是有限的,你对某一个点上的关注度不够的时候,你的判断是不可能太客观、准确的。

从搞农业以后,我的感觉就是在这一点上:做一件事必须专注度非常高,就盯着一件事,必须把它做好。这个,是几十年在父亲身边,一直留意他做事(发现的)。我觉得父亲其实按天分来讲,不属于天才类型的人。但是为什么他每做一件事都能成?就在于他的聚焦跟专注,盯着一件事,必须把这件事做好,然后再考虑其他的东西。

所以,我觉得总结起来,就是“专注”两个字。

家族企业不是问题,关键要透明

网易财经:在外界看来,褚橙就是一个家族企业,而家族企业总是存在各种各样的问题。那在您接手之后,有没有一些新的想法,比如引入职业经理人?您觉得怎么把褚橙做成一个百年老店呢?

褚一斌:我觉得家族企业跟职业经理人之间没有矛盾。从道理上来说,就是有一个不同的空间,即财产的所有权跟管理执行权可以分离。

在中国,一个普遍的调子是,家族企业没有太多成功的例子。在这一点上,我个人有一些想法。我觉得也就是一个信任机制问题,还有一个管理制度问题。

在西方,或者说白种人的圈子里面,家族企业,百年的(家族)企业很多。(中西方差异)问题在哪儿?就是管理制度的透明化——从高层到中高层再到低层,都明白你这个企业在做什么,你的管理结构大家都能看到。这就建立了一种信任,大家为了这个公司的良性发展会共同努力,公司出现问题的时候,大家都能够站出来,阻止一些灾难性的结果出现。

在家族企业这个问题上,我们希望家庭内部能够出现一些能人,将来决策层能够从家庭内部产生。但如果家庭内部成员能力达不到这一要求,我觉得就可以考虑职业经理人,从社会范围内去选择,这个是一件好事。最关键的是,要互相信任。

欢迎资本,但圈钱的事我们不干

网易财经:新成立的褚氏果业是股份公司,成立当日便引入了投资方。现在的创业公司和资本密不可分,您如何看待资本和企业,尤其是农业企业的结合?

褚一斌:我对资本的理解是,一个真正有规模发展要求的公司,是必须跟资本结合的。但是企业跟资本结合有很多种方式,可能我们每个人一想到资本,最直接的一个想法就是上市,这是一种主流的方式。但是除了这个主流方式,还有很多方式。

一个企业要跟资本结合,当然要资本有愿望跟你结合,你也有愿望引入资本。你的愿望是什么——你要规模发展,而你的发展速度与资金之间如果产生了错位,就是希望速度快一点的时候,你的资本不够,就有这个愿望,要跟资本结合;那资本的问题就反过来——你这个产业发展的速度、你的盈利能力能不能符合我资本的要求。如果双方在这个问题上保持统一,就水到渠成了。

我们(褚氏果业)不像其他企业一样,比如说三年我得上市,或者多少年我得上市。我们对资本的要求是,或者说我们真正追求的一点是,资本的回报。从我们自身到投资者,其实最关键的问题是回报率的问题。所以我们要保证(褚橙)这个产业有一个合理的回报率。

在这个基础上,如果我们要求速度快一点的时候,我们必须要有一扇门对着资本。但是这个进门的流量、时间节点等东西,我们必须能主动掌握,因为我们比资本更了解这个产业。我们一定要有一个负责任的心态,就是资本进来了,我们要保证自己跟资本都要有一个合理的回报。如果没有回报,那就是像很多人说得那样,跟资本的对接就是圈钱,钱来了以后,好,事就是别人的了,我们不能干这种事。

为什么我们新的公司叫股份公司,股份公司就要对投资者负责,要给他们一个合理的回报;对我们自己来讲,经营企业,就是要追求一个比较好的回报。

网易财经:农业是一个周期性很强的行业,农业与资本结合,会不会蕴藏一定的风险?

褚一斌:问题就在这里,就是进门的标准问题。如果按照一些基金强制资本的要求,比如说一些风投基金强制设置一些要求,那对我们的产业就产生了一种干扰,这样我们肯定是不干的。

网易财经:就是说你们对资本也是有选择性的?

褚一斌:肯定是有选择性的,这个是一定的。

钟齐鸣 本文来源:网易财经 责任编辑:钟齐鸣_NF5619
分享到:
跟贴0
参与0
发贴
为您推荐
  • 推荐
  • 娱乐
  • 体育
  • 财经
  • 时尚
  • 科技
  • 军事
  • 汽车
+ 加载更多新闻
×

菲总统称"能成为中国一省" 台媒还没听清就兴奋

热点新闻

猜你喜欢

阅读下一篇

返回网易首页返回财经首页
用微信扫描二维码
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
x
博聚网